利来w66会员中心当前位置: > 利来w66会员中心 >

渔业价格如何加速了英国脱欧:象征性主权之争

时间:2024-06-06 21:52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2021年1月28日,英国港口城市弗利特伍德,当地海鲜市场里的工作人员在处理新捕捞上岸的鱼。目前,英国渔业受脱欧影响陷入困境。

  漫长而纠结的英国脱欧故事的最后一个转折,带有一种讽刺的正义,它既是悲剧又是闹剧。经过四年多的竞选、投票、辩论和谈判,英国脱离了欧盟(在这期间,英国政府经历了起起落落,政治命运时好时坏),它与欧盟达成的贸易协议几乎被11小时的渔业争端所破坏。

  当前争论的焦点,是英国坚持重新控制其领海内的捕鱼量。对英国而言,加入欧盟意味着同意遵守共同渔业政策(CFP),该政策为每个成员国的捕渔船队在欧盟海域设定了近50年的商定配额。欧盟希望确保成员国能够继续在英国沿海水域捕鱼,并作出配额安排;英国则决心终止或至少大幅减少这些权利。

  这个微不足道的问题,可能就是导致英国在没有达成贸易协议的情况下退出欧盟的原因,“硬脱欧”的幽灵一直萦绕在谈判之中,这似乎令人费解。英国渔业的实际规模仅占其GDP的0.1%,支撑着约12000个拖网渔船上的工作岗位,主要分布在英格兰和苏格兰的东海岸。相比之下,英国金融服务业的产值是渔业贸易的300多倍。更令人困惑的是,英国将90%的、多种类型的渔获物出口到欧洲。伴随争端的拖沓,如果没有协议,那么这些出口产品将被征收关税——这看起来就像割掉鼻子来掩饰自己的脸。

  如此平凡的商品和乏味的食品,怎么会几乎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命运呢?为什么其他的一切(甚至是英国与爱尔兰边境的位置)都是可以协商的,而大不列颠却在其捕鱼权上毫不退让,甚至是不可动摇的?这些问题的答案是:象征性主权。

  首先,这些渔业工作在政治上很重要。这些地区为脱欧投了大量的票,这些地区有理由声称自己已经因为去工业化和全球化“遭到抛弃”,而欧盟及其规则是最现成的替罪羊。就像唐纳德·特朗普在2016年承诺,要让美国铁锈带的采矿业恢复就业一样,鲍里斯·约翰逊承诺要恢复英国对渔场的控制。在这两个地方,民粹主义式的爱国主义都发挥了良好的作用。

  尽管今天鱼作为英国人主食的比重有所下降,但英国捕鱼业的理念仍然在国民意识中占有特殊的地位。它与英国是一个“岛屿民族”的概念紧密契合——英国不是一个店主的国度(就像拿破仑所声称的那样),而是一个拥有自豪的航海民族,以及统治海洋的海军的国家。这个传说从击败西班牙的无敌舰队开始,到特拉法加战役,再到敦刻尔克英勇的小船,甚至在人们的记忆中,还留有夺回福克兰群岛的海军远征。

  “海盗英国”的理念,成为鲍里斯·约翰逊(Boris Johnson)和他在保守党(Tory party)支持退欧的同僚们的口头禅。当然,这只是一种虚幻的假象:弗朗西斯·德雷克爵士(Sir Francis Drake)的国际商业运作方式——被礼貌地称为私掠(privateering),实际上是海盗行为和掠夺。早在维多利亚时代,这些行为就随着东印度公司的有效国有化而结束。然而,勇敢的航海企业家主义的神话依然存在。

  在英国广播公司(BBC)的节目中,英伦三岛周围的海域(“Dogger、Fisher、German Bight......”)每晚都会被“航运预报”转化成诗歌,激发了从Mekons到Radiohead,并冷不丁地出现在流行文化中,甚至伴随着爱德华·埃尔加的曲调出现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上。在现实中,这些领海的地图是由各国相互竞争的权利主张所决定的——当国家之间的200海里界限发生冲突时,距离就会被平均分配。因此,英吉利海峡(原词如此)被从中间开始与法国共享。

  这并不妨碍约翰逊政府在本月早些时候,向英吉利海峡派遣海军巡逻舰,准备在“无协议”脱欧的情况下击退掠夺的法国渔船。对于那些年纪够大的人来说,这让他们回忆起了鳕鱼战争,这让人不禁想起那个 “炮舰外交”的时代。

  从20世纪50年代末开始,一直持续到70年代中期,冰岛(当时已完全脱离丹麦并独立)对其领海的控制权不断增加。每当冰岛将管辖范围逐步扩大——从12海里扩大到50海里,再到200海里——都会与习惯于在曾经盛产鳕鱼的水域、东北大西洋捕鱼的英国渔船发生冲突。在一次引人注目的事件中,一艘冰岛海岸警卫船向英国舰队的骄傲开火并登船了。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这艘船的名字(考虑到它被捕获的耻辱)是C.S.福瑞斯特,他是以拿破仑时期为背景的、最畅销的霍雷肖·霍恩布洛尔海军系列小说的作者。

  这是炮舰事件,但在外交方面,冰岛也胜过了英国。在三场战争中,冰岛总是有一张王牌可以打:它在冷战中的重要战略位置。雷克雅未克只需要威胁退出北约,英国就要面临巨大的国际压力,不得不屈服于它的要求。大不列颠统治的局面就这样结束了。

  这些事件确实对英国渔业造成了毁灭性收缩:成千上万的人失去了工作,而政府的补偿计划来得太迟、又太少,令人感到羞辱。但事实上,东北大西洋的鳕鱼种群已经濒临崩溃——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,英国的炸鱼薯条店就被迫探索其他烹饪产品,如油炸香肠和油炸玛氏巧克力棒。

  2021年1月14日,英国苏格兰塔伯特,三分之一的苏格兰渔船被困在港口,每周损失100万英镑,造成新鲜优质农产品的损失。

  渔业一直是欧洲政策制定的一个棘手领域,但共同渔业政策在某种程度上帮助管理了鱼类资源,虽然只起到了部分作用,因为每个成员国的国家工业都会从过度捕获中获利。然而,随着12月31日最后期限的临近,欧盟(EU)的脱欧谈判代表们肯定发现,英国的最大化要求令人恼火。

  你可能会认为,英国会从鳕鱼战争中吸取一个有益的教训:为了维护主权,你必须在地缘政治方面拥有压倒性的影响力。但脱欧项目自始至终都被完全不可思议的思维(即英国对主权主义的诉求)所困扰。在脱欧派的想象中,伴随着英国恢复海上力量和繁荣的狂热梦想,英国海运帝国的传统沉重地压在人们的脑海之中。(美国或许应该注意到,未能接受帝国衰落所产生的病态症状。但现在可能已经太晚了。但现在可能为时已晚)。

  最终,在平安夜达成协议后,英国在五年的时间里成功地“夺回”了欧盟成员国四分之一的渔获量。这相当于欧盟每年配额的4.5%,并保证四分之三的欧洲人在英国水域捕鱼的权利永远保持不变。这是在向他们展现英国的海盗风范!

  所以争议结束了,英国脱欧开始了……任何协议都比没有协议好。或者用英国的一句老话说,总比被人用一条湿鱼抽一嘴巴来得好。

在线客服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在线客服